碧波1000度近视制镜随感杂谈 166  

大家下午好  周四(谢谢日)  2月28日  阴转多云

今日终于雨过天晴,人的心情也是随着天气的变化而逐渐开朗。早早的来到单位将手中一些紧急而重要的事务优先处理,空余之际翻开一本关于眼科知识普及的书籍,是台湾著名眼科医师吴佩昌教授所著。

书中提到关于散瞳及近视预防和治疗的药品,即阿托品(Atropine)长效型的散瞳剂不仅对近视的控制相当有效,而且点滴眼药水时,眼睛也不会刺痛,是当前用于近视控制最主要的眼药水。最关键点是,依照不同浓度,其散瞳效果长短不同(低浓度的只有几小时,高浓度的可持续7-10天),对于近视控制的效果会因人及浓度而有部分差异,即我们常说的个体差异不同结果也会不同。并且它是在20世纪70年代台湾卫生医学部就已研究出来并批准药品使用。

结合这个论点,笔者带着问题和思考查找并学习国内一些眼科著作和专家论述,很多学术中针对低浓度阿托品的功效和作用的确有相同的观点,普遍认为:低浓度阿托品眼药水具有一定的预防和控制近视增长之功效,甚至不同个体还有治疗近视之功效。但是国内始终未曾出现该类型眼药水,换句话说国内针对阿托品(长效性散瞳剂)是禁止流通的。

当翻看温州眼视光医院瞿佳教授关于《近视防控瞿佳2018观点》书籍后,大致有了答案。虽然阿托品(长效性散瞳剂)对于近视的防控和治疗确实有一定的功效,但是国内很多医学研究机构及专家学者结合其临床及后续的药性反应包括不适应症等等出现相对较频繁(不同个体反应不同),特别是高浓度的阿托品眼药水开始的确是起到治疗和控制作用,但后续他项反应以及其它后遗症问题,目前还无法从医学角度去更好的预防及控制,所以这也是国内医学卫生部所重点担心的问题,国家药监局也迟迟未曾通过该项药品(以上是草根我个人对此答案的理解和思考,仅供参考)。

这里又引申出一个问题值得思考?“为何阿托品(长效性散瞳剂)在20世纪70年代就已在台湾药监部分进行放行流通,为何国内却迟迟不能,难道台湾的青少年近视人群与我们国内青少年人群会有很大差异吗?当他们遇到这种临床后遗症或者不适应问题时究竟是如何解决的?是否可以进行两岸眼科专家学者的学术交流和探讨?”在实践考量其可行性时是否可以根据不同角色、不同年龄、不同群体进行区分使用、区别对待或者执行不同使用标准等等。

其实针对当前我国人口近视发生率的频频上升以及成低龄化发展趋势,笔者在此期望并积极呼吁我们广大眼视光专家学者及眼科医学从业者应把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放在首位,作为一项重中之重工作去研究和探讨。这将是一项光明而伟大的系统工程。当然以上只是草根我个人一点浅显的想法和杂谈杂说。不对之处,请指正!

“超薄”碧波是专业且专注的!

碧波1000度近视超薄眼镜“既薄又美”,比普通近视眼镜薄一半“!

草根网络视光师:张碧波杂谈

WX:zbb9612